对阵升班马纽卡斯尔联,无论是赛前动员还是实战布阵,温格此行的战略目标都一览无遗:让主力核心得到最大程度的身心休战,轮换替补球员借此考察阵容,是联赛争四无望背景下的权宜之计。识时务者为俊杰,枪手在联赛中自我放弃一般的举动,从整个赛季的战略来看并没有太多应受谴责的地方。但在这场以替补球员占据阵容半壁江山的比赛中,枪手表现出的技战术水平都与主力不可同日而语。在斗志旺盛且应战精细的贝尼特斯面前,平日饱受温格庇护的年轻枪手显得手足无措,令人再次看到了枪手阵容的新下限。

淘汰莫斯科中央陆军虽然实现了晋级目标,但枪手在莫斯科的表现并不如意,如果不是温格在那场比赛的最后半小时及时纠错,阿森纳羸弱的后防眼看着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那场比赛,试验进攻端的人海战术效果不佳,威尔希尔和拉姆塞同时前压的结果是,埃尔内尼一人难以应付空旷的中场区域。在扎卡因流感缺阵的情况下,温格最终采用了填补后防,而彻底割裂攻防,再让前场球员专心组织进攻的策略堪称冒进,好在埃尔内尼和韦尔贝克的及时连线挽救了是役风雨飘摇的枪手,但枪手球员因阵容方面的脆弱性所导致的战力飘忽,将会是温格在迎战马竞前的这段时间内必须重点处理的问题。

而在联赛中,众所周知的是阿森纳在早早失去争冠希望之后,如今已经连争四都不大现实,通往欧冠之路剩下了欧联杯这一条险途。在这种情况下,战略的轻重缓急必须重新梳理,连温格也在媒体面前公开坦言欧联对于本赛季枪手的重要性。

这种情况下,温格此战派遣出这样一套阵容也就不难理解。其中,威诺克的首发是变数也是惊喜,内尔森、奈尔斯和恩凯迪亚同样出现在比赛大名单中则可看出温格检验阵容的决心。18岁的少年威诺克得到职业生涯首次英超首发机会实属可贵,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温格无异于恩师,就如同内尔森所言“感觉自己亏欠温格许多,想用场上的优异表现来报答”。

不过,威诺克首发虽然从牌面上已经多多少少影响枪手的即战力,但在中场区域让扎卡和埃尔内尼同时首发,温格也并没有完全放弃这场比赛,而且拉卡泽特和奥巴梅扬同时登场,似乎也可表明温格在开战前仍有拿下比赛的决心。不仅如此,在后防线上,穆斯塔菲和霍尔丁搭档中卫,蒙雷亚尔和钱伯斯分居边路,这样的配置也并非新手。

贝尼特斯相比于温格轻松许多,球队保级无忧,但想再向前一步也非常困难。但面对阿森纳的战斗欲望依然饱满,则更多是身处在英超这个修罗场的自我历练而已。搭配一个4-4-1-1的保守阵型,贝尼特斯显然非常了解阿森纳。尤其是替补阵容情况下的枪手,前场的串联不畅,最怕的便是区域密集防守,缺乏爆破型单兵突击手,枪手如果在前场无法通过快速短传迅速撕开对手防守缺口,而陷入对手区域密集防守泥潭时,进攻便容易沦为控球率的无效累积。保持双线防守时区域人员的灵活补充,再放置能够冲锋的前场球员,贝尼特斯从一开始就看准阿森纳的软肋,并从一而终对此打击贯彻到底。

两队在开战之后都没有率先狂轰,因比赛实质影响不大,此战的操练意义胜过结局。贝尼特斯放置两条平行线在中后场的布置已经可以看出纽卡斯尔联队的比赛态度,在英超战场混迹,修炼防守功力是诸如纽卡斯尔这样的中下游球队的必修课。而阿森纳防守虽弱,进攻能力实际上并有一定的威慑力,以这样的对手操练自己,无疑是检验球队的绝佳机会。因此,开局之后纽卡斯尔联队并未冒然向前,控球权更多让与枪手。而阿森纳在掌握球权时同样希望能够演练传递,只是在纽卡斯尔联的防守链条面前,枪手的中后场渗透并没有足够的默契。

不仅如此,在扎卡、埃尔内尼和威诺克搭档中场时,由守转攻时需要有其中两人协助同行。但开赛阶段这三人的联系显然缺乏联系,尤其是小将威诺克,纽卡斯尔联球队阵容在是否传球的选择上和两队友并未有足够的默契。这种情况下,阿森纳在试图通过中场时,出现多次因串联点不足而被对手拦截。导致这种情况,球员的默契程度不足有关系,但阵型站位过于平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niversaldistro.com/,西汉姆联且跑动接应的积极性不够也有关系。这又导致埃尔内尼和扎卡都有试图自己带球推进的场面,但两人显然并非盘带型球员,且阿森纳也并非崇尚单兵作战的球队,以至于埃尔内尼和扎卡等中后场试图通过中场,短传串联推进进攻,将球权转移给前锋拉卡泽特或边路的伊沃比及奥巴梅扬并不顺畅。

尤其是边路,在4-3-3平行阵型的布置下,边路看似有不少兵力,但是则在跑位接应时的串联点往往因为默契度不足而失效,且在纽卡斯尔联区域的密集防守之下,串联点失效,加之默契度不足,枪手边路的协同渗透几乎消失,蒙雷亚尔和钱伯斯都极少深入到对方腹地,这是全场比赛枪手表现出的显著弊端。

在这种形势的开局后,穆斯塔菲的一脚长传尝试取得成功。当穆斯塔菲的长传精准落在奥巴梅扬前方,阿森纳的中场球员并未来得及压上,而是依然处于和纽卡中场的消耗对抗中。这是温格对于球队4–3-3阵型的进攻策略布置,还是穆斯塔菲的即兴之作,我们不得而知。但阿森纳这次成功的套路转变引起了对手的注意。

几乎就是在阿森纳这次进攻得手之后,纽卡斯尔也开始大举尝试这种简单的进攻套路:放弃在中场的缠斗,而是通过后场长传找到前方的突击手,依然前段两三名球员完成进攻传递,迅速将进攻转化为射门。纽卡斯尔联看似“偷师”的效果绝佳,在阿约塞倚住穆斯塔菲打入一球前,纽卡斯尔联已经有过一次后场长传找到了前方的盖尔,后者成功停球但被精力尚且集中的穆斯塔菲将球路破坏。

另一方面,责怪穆斯塔菲对于失球的责任显然过于片面。阿森纳在这场比赛中的两个边路都多次出现被纽卡单兵突破的局面,不仅是钱伯斯所在的防守右路屡屡沦陷,蒙雷亚尔所在的防守左路也不牢固。威诺克在攻受两方面所做的工作都是不合格的,受制于前方拦截能力羸弱,蒙雷亚尔在面对对手长传发动的快速突击时,只能陷入与对手拼速度的尴尬中。

图:枪手阵型过于平行的站位效果不佳,球员之间的传递陷入迷茫,导致单兵作战能力不足进一步暴露

这场比赛通过事实证明,进攻站位过于平行的阵型对于阿森纳来说并不适用。扎卡和埃尔内尼的搭档在专职后腰角色时已经有过精彩表现,但加上年轻球员威诺克之后,情况变成了两位老大哥时常需要为威诺克填补防守空缺的局面,且年轻人在传递时机的把握并不到位,埃尔内尼尤其需要多费精力靠近威诺克协防,对于攻防的作用大大减弱。

即使是在韦尔贝克替换威诺克出场之后,阿森纳的中前场站位仍不理想。过于靠近的中场站位导致的弊端非常明显,阿森纳不仅没办法利用边路,串联起边后卫与边前锋,而且在中场还因为站位过于接近而出现无谓的互相干扰。这种局面在上半场就曾出现,在进攻跑位中,和队友并不熟悉的威诺克冲到了可以射门的位置,而拉卡泽特显然并非要传给这位后来插上的小兄弟。

这种自我失误(或延续)的场面还有不少,也是这场比赛中枪手有效果的进攻串联少之又少的原因。以至于阿森纳大部分能够形成威胁的射门,来自于定位球的第二落地之外,就只能通过大脚长传发挥前锋奥巴梅扬的速度。西汉姆联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在奈尔斯和恩凯迪亚都替补出场之后,阿森纳在场上同时出现了两名青年队球员,这在联赛中并不多见。但在实战中,枪手的年轻球员并没有足够的能力撑起阿森纳的攻防大旗。当对手把精力从进攻突袭转移到防守时,阿森纳这套阵容对于纽卡斯尔的双重防守显得无能为力。对于阿森纳来说,进攻遇到这种场面在近一两个月已经不多见,要知道,在此前五场比赛,阿森纳场均进球三球以上,这也可以看出阿森纳核心球员在创造力及衔接攻防方面与替补球员的巨大差距。

联赛胜负在当下确实失去了实质的利害关系,但糟糕的客场战绩和替补球员明显的实力不足依然值得温格深思,缺乏稳定的奠基型球员来确保球队战绩下限,即便是本赛季能另辟蹊径取得成功,下赛季多线作战时依然会严重制约球队前行。